誰又是誰

烈日下,溪床邊

茫到 沒時間體會自己到底在幹嗎?

唯有 在事後  全身酸痛的現在

才能體會到這個總是沒有答案的問題

唉,我可能一輩子也答不出來了

 

還是很茫,一點都不像自己

這是自找的考驗嗎? ㄏ

 

誰又是誰

誰又希望成為誰

 

我到底在幹嗎!!

我到底在幹嗎!!

我到底在幹嗎!!

我到底在幹嗎!!

我到底在幹嗎!!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