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青蛙解剖實驗

        這學期還是一樣,青蛙解剖實驗是相當重要的一堂,該如何很順利也很快,又能改進去年的缺點,其實說真格的去年也沒什麼缺點,相當順利,只是青蛙訂的量比想像中多太多了,多了快50幾隻,所以今年刻意把數量減少了,2個人一隻或1人1隻,只期待一樣可以很順利,並且讓同學可以學更多東西。
        我在這帶實驗課從來不會非常期待,是否真的能夠教會同學們很多東西,因為時間非常短,同學們又都愛理不理的,所以都只重點的帶到一些重要的部份,並且讓他們確實擁有應付大學課程的準備,這一點是絕對沒問題的。
        前幾天在fb上面,看到某位大大寫了很多有關青蛙麻醉,解剖,夠不夠人道的問題 http://yitelai.blogspot.tw/2013/04/blog-post.html,想想就覺得好笑,以下純粹表達自己的意見。
        可能對我來說,已經處理過太多的魚類標本,活的死的,既然要做處理,就已經是一種選擇了,我是心存感謝的去處理後續的事情,或許旁人看來幾近冷血,選擇既然已經做了決定,什麼過程,什麼方式,只有在乎的人才會覺得重要?該怎麼讓它減少驚恐,該怎麼讓它死的快,舉雙手贊成如果有好的方法,我們一定採用。但是請別複雜了,活體材料上課的目的,有些同學們會混亂,會驚恐,會排斥,那都是正常的,我上課的目的真正想告訴同學的是,既然你已經一開始做了選擇,就要好好的對待它,不管你是用麻醉的,或是穿刺的,後來醒了也不要緊,儘快的做處理就是了,這裡的每一個環節都是學習的過程,它的重要性等同於後來在那邊翻翻找找器官、血管,那是一種面對材料的態度。
        去年執行的方式是,給同學們自行選擇,要新鮮的材料,或是前兩三個小時冰死的材料。新鮮的材料,敢的同學可以直接進行穿刺,也可以透過乙醚麻醉之後再進行。新鮮材料與冰死材料的差異性是很明顯的,但至於上課時能上多少東西,完全要靠同學們自行吸收了。所以我不太懂思維擺在處理時的人道究竟要幹嘛?為什麼選青蛙,就是因為它已經夠溫和了,大一點的老鼠會激烈幾百倍,再一次強調用什麼方式結束動物的生命我都贊同,也可以讓同學們自己選,但是我不認為動物會覺得,哪一個比較安樂,那個安樂不安樂是人的表面觀感吧,跟戴上有色的墨鏡假裝看不到有什麼差別,都已經決定要做實驗了,在我看來其實都沒差,以上純粹個人意見。
        這讓我想起,做魚類血液實驗時有同學問我,拿針筒抽魚的血液時,魚會不會痛,等它醒來以後會有感覺嗎?這個問題問的實在可愛,當然我回答的很學術,我保證她一定聽不懂。這是一個會讓魚活過來的實驗,很高興你還有時間去在意,魚到底痛不痛?魚的痛與你所感受到的痛並不相同,有許多認知上的問題仍然是謎,但它會有生理反應的,基本上要拿電子儀器外加心跳測量來測試才知道。我真的要謝謝,有同學這樣問我。
        魚的實驗是在丁香油麻醉的情況下,給同學們用針筒抽一點點血,技術好速度快3-5分鐘放回水裡還是可以活,技術差戳的都是洞,放回水裡死掉算正常的,所以是不是這樣就不夠安樂跟太過於殘忍呢?如果真的那麼在意會不會痛的過程,那一開始幹嗎做這個實驗呢?更何況這個實驗的存活率有70%,放回去的魚過了一天還可以給別的班級用,好殘忍喔,所以不人道,對,以某些觀點來看確實不夠仁慈,但這個實驗設計的目的,是希望同學練習抽取新鮮血液,有好的技術速度快它就可以存活,兩全其美,其實沒有去考慮到它到底痛不痛?主要是也是因為魚的反應並不會像大型動物那般激烈,是絕對合適的好材料,到底夠不夠安樂我真的不知道。
        實驗室內的仁慈,人為的仁慈,絕對都是對的,人都有惻隱之心,不希望看到它掙扎痛苦等等的,這些都還是小東西,我相信大型動物難度會更高,貓狗那類的,安樂藥劑量要抓的更好,目的是讓它能夠毫無痛苦的死掉,至於是不是真的安安樂樂,給人自己去定義。
        在意安樂的人著眼於手上這一個寶貴生命的樂活度,既神聖也很偉大,我們在野外採集樣本則是看慣了大自然的弱肉強食,接觸的面不同,接觸的量也不同,不管你怎麼看都不要緊,當生命的生死掌握在人類的手裡已經算是一種有幸或不幸了,就好像人類自比為皇帝一樣,斬首凌遲都是一種死法,生死對他們來說已經是我們的決定,既然要做就好好認真的對待,不管用哪一種方式,這是我想要告訴同學,不是用一種玩的心態去面對你手上的一條寶貴的生命,處理不好就學,要安樂你就用安樂的方法吧,這些方法都沒有我想要給同學培養的態度重要,這個態度是我們這種跑野外總是不停抓sample的生態人必須要有所體認的第一堂課。以上為個人愚見,謝謝。
        寫完以後,我才發現自己有夠無聊,幹嘛為這一個多數人無法理解的點喇這麼多ㄏ,可見最近腦袋真的是悶到暴God


發佈留言